不开微博、不开工作室、不参加综艺,巩俐:不要把我和娱乐圈混为一谈

时事

  导演娄烨、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巩俐加持的《兰心大剧院》,即将于10月15日上映。

  影片首映礼上,坐在大光明电影院一号厅,主演巩俐跟上海观众一起,第二遍看完这部电影。走上台前,她第一件事就是鞠躬道歉。“今天的放映机存在一点颜色偏差,偏红了一些,对不起,希望大家能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再找一家影院,再看一遍。”

不开微博、不开工作室、不参加综艺,巩俐:不要把我和娱乐圈混为一谈

  《兰心大剧院》首映礼 图片来源:影片官方微博

  巩俐两次用到“纯粹”二字形容该片。“娄烨是一个非常纯粹的导演。希望热爱电影的观众,能纯粹地享受这一部电影。”

  纯粹二字的确适合《兰心大剧院》,晃动的镜头、黑白的画面、抽象的台词……它就像去掉传统加工手法和讨喜元素的一道菜,过滤掉所有商业片元素,只留下纯粹的作者风格。因此可以想象,它在商业影院播出的命运,注定是一道难以兼容大多数人口味的料理。

不开微博、不开工作室、不参加综艺,巩俐:不要把我和娱乐圈混为一谈

  《兰心大剧院》剧照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看着首映礼上的这一排主创,娄烨、巩俐、赵又廷、张颂文,突然发现他们的共性:创作上一门心思,拍戏之外尽量低调。用巩俐自己的话来说:“我不是娱乐圈的人,不要把我和娱乐圈混为一谈,而且我不喜欢把自己的精力,浪费在没用的事情上。”开直播、做投资、上真人秀,流量时代最能躺着赚钱的方式,巩俐一个都不掺和。

  有些人只愿做躲在电影背后的隐士,将作品的侧影留给浮华的娱乐圈。无需所有人喜欢,更无需所有人都学他们、像他们。但电影界能保有这样一小群人,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意义。

  没有被404的《兰心大剧院》

  时隔两年终上映

  娄烨从影27年,拍了11部电影,拿到“龙标”、能在影院放映的影片,屈指可数。

  在2021北京国际电影节“大师班”上谈到如何与电影结缘时,《兰心大剧院》一众主创多多少少都有些误打误撞,只有娄烨像是命中注定。

  父母都是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母亲留校任教,父亲到话剧团当演员,娄烨就是个在话剧团舞台幕后长大的孩子。他从小就见惯穿着戏服的演员,有的演莎士比亚,有的演莫里哀,还能看“内参片”,希区柯克的《鸟》、木下惠介的《二十四只眼睛》和科幻片《未来世界》,看完娄烨就傻了,“太神奇了”。

不开微博、不开工作室、不参加综艺,巩俐:不要把我和娱乐圈混为一谈

  娄烨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因为画得好,娄烨高中毕业后留在上海美影厂,参与《金猴降妖》和《天书奇谭》的绘画。后来又跑到北京,报考中央美院油画系和北京电影学院动画系,然而央美没考上、北电动画系当年不招生,却阴差阳错被导演系招了进去。从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起,娄烨就开启了他的第六代导演之路。

  与他齐名的还有贾樟柯、王小帅、张元等,他们与张艺谋、陈凯歌等第五代导演截然不同,摒弃浓墨重彩的宏大叙述,更爱着眼于剧烈变化社会中的边缘人物、底层人物。激荡的90年代,他们与摇滚、诗歌一样,象征着一种社会思潮、一种文化符号。

  几乎所有第六代导演都有过“影片被禁”的经历,而娄烨又是其中被“404”时间最长的一个。他的电影里不乏“大明星”或“准大明星”,《苏州河》里的周迅;《紫蝴蝶》里的章子怡、李冰冰;《浮城谜事》里的郝蕾、秦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里的井柏然、宋佳……

不开微博、不开工作室、不参加综艺,巩俐:不要把我和娱乐圈混为一谈

  这些影片要么不能上映,要么就是成片很久才拿到上映许可证。即便上映了,这些影片也很小众,票房惨淡。但《兰心大剧院》找到巩俐时,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不开微博、不开工作室、不参加综艺,巩俐:不要把我和娱乐圈混为一谈

  巩俐在片中饰演明星于堇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巩俐饰演的于堇,在片中是一位大明星,对于这样一个人物,娄烨在选角之初就希望,“她一定要是一个真正的大明星,而不是去演一个大明星”。

  “这部戏对我来说,是全新的表演模式。”巩俐说,“从头到尾每次都完整拍下来,摄影机是为演员服务的,我们可以自由发挥,可以给出自己的心理状态,想讲话、不讲话都可以,非常过瘾,是过去没有机会发挥到的。拍过30多部电影,还没有演过这样一个角色。她身上有很多潜能,在拍摄和准备过程中,要学习催眠术,要学枪支(使用),学日语,角色本身要求会说五国语言。”

  2019年成片后,这部电影先是在海外影展亮相,兜兜转转压了两年终于上映。

  为娄烨艺术情怀买单的资方

  目前大都挣扎在盈亏线上

  导演贾樟柯的一篇文章中曾回忆第六代导演被“解禁”时,一个前辈对他说:“你们要明白,你们马上就会变成市场经济中的地下电影。”“随后将近六年的时间,我亲身经历了新的、来自市场的冷酷。”贾樟柯说。

  2019年上映的娄烨执导影片《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经历了长达三年的审查和删改,最终只拿到6499.9万票房。艺术电影的市场空间本来就狭小,如今在疫情冲击下就更窄了。

  谁在义无反顾地为娄烨的影片投资?

  公开资料显示,《兰心大剧院》由四家公司出品:北京千易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易时代”)、上海依英影视传媒有限公司、霍尔果斯佰安影业有限公司、浙江天意影视有限公司。其中,2017年才成立的依英影视实控人为娄烨,持股95%,同时担任公司的执行董事。这也是娄烨首次担任自己导演电影的出品人。

不开微博、不开工作室、不参加综艺,巩俐:不要把我和娱乐圈混为一谈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此外,其他几家出品公司也大有来头。

  千易时代创始人兼董事长常继红以经纪人起家,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为蒋雯丽打理演艺事业开始,经营了刘烨、孙俪、王珞丹、黄轩等众多实力派一线艺人。影视投资方面,常继红投资过《厨子戏子痞子》《追凶者也》等多部口碑影片,《兰心大剧院》已是常继红与娄烨二次携手。

  常继红曾在公开场合表示,“非常喜欢娄烨导演,由衷地欣赏他的才华”。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千易时代的母公司千易志诚完成资本化运作,并入A股上市公司中南文化。上市公司财报显示,2015年~2017年千易志诚完成业绩承诺。而后三年情况急转直下,千易志诚2018年~2020年分别亏损约5390万、9280万、4000万。

  同为出品方的天意影视则来自另一家上市公司――浙文影业,天意影视董事长兼总经理吴毅是电视金牌制作人,他制作的《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都是电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作品。而吴毅与娄烨也是老相识了,投资的第一部电影正是娄烨的《推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吴毅曾透露,由他全资投资的《推拿》成本为2000多万。记者注意到,《推拿》累计票房为1314.8万。

不开微博、不开工作室、不参加综艺,巩俐:不要把我和娱乐圈混为一谈

  娄烨导演作品《推拿》剧照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鹿港文化(601599,股吧)(浙文影业前身)财报显示,2018年天意影视净利润为9909.02万元,2019年鹿港文化影视板块三家子公司合计亏损6.6亿元,2020年这一亏损扩大至11.6亿元。影视业务成了上市公司最大的亏损缺口,最终鹿港文化只得卖身浙江国资并改名浙文影业,寻求资金输血。

  也就是说,这些为娄烨艺术情怀买单的资方,目前大都挣扎在盈亏线上。

  资方的“旧相识”之外,娄烨身边还有一群演艺圈的“老友记”。

  与娄烨合作最久的无疑是耐安,中戏导演系毕业的她,作为中国最成功的独立制片人之一,见证了娄烨从初出茅庐到成为大师的过程。同样是导演出身的知名编剧,同时也是娄烨夫人的马英力,娄烨多部影片编剧都由她操刀,此次《兰心大剧院》也由她担任编剧与制片人。另外,编剧梅峰、演员张颂文、演员秦昊,都是与娄烨在艺术上相互成就的老搭档。

  非娱乐圈著名人士巩俐

  远离赚快钱,被硬奢青睐

  在拍摄《兰心大剧院》期间,张颂文发现与娄烨、巩俐、赵又廷在生活方式上颇为投契。“普通的一日三餐,没事看看电影,与家人相处。不喜欢应酬交际,把私生活放在很小的范围内。”

不开微博、不开工作室、不参加综艺,巩俐:不要把我和娱乐圈混为一谈

  《兰心大剧院》主创亮相北影节大师班 图片来源:北京国际电影节官方微博

  除了影视作品,巩俐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她不开社交账号、不开工作室、不做投资、不参加综艺节目,也不做选秀导师。作为真正意义上的“顶流”,所有靠流量赚快钱的方式,巩俐都离得远远的,她只是认真生活,认真工作。“我不在意自己代言多少,有多少曝光率,我在意的是银幕上给大家留下什么样的印象。”

  她甚至很排斥“娱乐圈”这个说法。在《VOGUE》最新的采访中,她也指出演艺事业不该用“娱乐圈”来描述。“以前的尊称是演员、文艺家或艺术家。我不明白什么叫娱乐圈,大家想娱乐可以去娱乐场,电影院里给不了你娱乐。”

  就连与电影制作的相关环节,巩俐都不参与。“不喜欢演装嫩的角色,也做不了。没有当导演的想法,我一辈子做好一件事就够了,就是做一个好演员。这是我一生的爱,不可缺少的。”

  演员,是巩俐给自己标注的唯一身份。

不开微博、不开工作室、不参加综艺,巩俐:不要把我和娱乐圈混为一谈

  巩俐在《霸王别姬》中饰演菊仙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罗伯特?德尼罗那句“角色不是要去扮演的,而是要成为他们”,就是她的人生信条,而这个信条也贯穿了她的整个演员生涯。巩俐是标准的“体验派”演员,每当要接一个角色的时候,她都需要一个比较长的准备过程,用几个月的时间让角色在自己脑子里成型。

  这样的“专注与高冷”,让巩俐在硬奢担当――高端珠宝领域颇受青睐。

  9月17日,卡地亚正式官宣巩俐成为品牌全球高级珠宝大使。而作为全球顶级珠宝品牌的卡地亚在挑选代言人方面一直坚持宁缺毋滥,在巩俐之前并没有全球大使,大多数代言人头衔为“挚友”或“某地区大使”。

  卡地亚之前,巩俐在2013年与piaget伯爵珠宝牵手,成为该品牌全球代言人。2008年,巩俐成为萧邦Chopard亚洲地区代言人,随后萧邦成为巩俐征战戛纳的标配,在巩俐的多个经典造型中都有萧邦的点缀。

  事业与人生如何选择,55岁的巩俐为社会提供了一种价值。杨澜与巩俐探讨过一个问题:“很多年轻女性在问,所谓干得好和嫁得好(哪个重要),似乎如果有年轻美貌,很多捷径可以走。”

  “我不觉得一个女孩有了美貌就有了一切。”巩俐脱口而出,“这是一个很幼稚的想法,如果你没有自己的工作或自己的能力,我觉得这个人很快会枯萎。”

  记者|丁舟洋 李佳宁(实习)

  编辑|董兴生 卢祥勇 易启江 杜恒峰

  校对|孙志成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