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最惨火灾酿46人死亡,岛内媒体人:“民进党要负全责”

时事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张天行】高雄盐埕区城中城14日发生史上最大火灾,酿成46人死亡的惨剧。大陆国台办、海协会14日傍晚6时许表示高度关切,“向此次事故罹难的同胞表达深切哀悼,向受伤同胞和相关人员家属表达诚挚的慰问”。台媒说,大陆国台办和海协会在台湾历年发生重大灾难事件时,都会发函表达关切和慰问。

最先发现火灾的人是一名住在9楼的出租车司机。他14日凌晨回家时闻到浓浓的烧焦味,随后听到一声巨响,火势瞬间蔓延,现场弥漫着塑料味。他大声呼喊,要大楼住户赶紧逃命,但火势从一楼一路向上,全栋12层楼瞬间陷入火海,上百住户受困。有人从城中城对面大楼拍摄的视频显示,火势猛烈,高雄出动多辆消防车、救护车赶到现场救援,“里面还有人没出来,不断听到呼救声及尖叫声”。14日下午4时,搜救宣布告一段落,统计显示火灾共造成41人受伤、46人死亡,成为高雄历年来死伤最惨重的火灾。此前最严重的单一住宅火灾为1989年5月发生在盐埕区九龙大厦的纵火案,共带走24条人命。

高雄最惨火灾酿46人死亡,岛内媒体人:“民进党要负全责”

坐镇救灾的高雄市消防局局长李清秀称,这次事件罹难者大部分为呛伤所致,造成如此严重伤亡有五大关键因素,包括火警发生在凌晨2时多,大楼住户几乎都已熟睡,来不及应变逃生;大楼内住户多为老人,逃生能力较差,罹难者平均年龄62岁。此外,大楼1―6层原为商业使用,以玻璃帷幕为主要建材,火灾发生时造成高温,燃烧更快,导致火势迅速蔓延至高楼层。

岛内老旧房屋的安全问题再度引发关注。台建经协会理事长戴云发14日称,老屋经常因产权复杂难以改建,但每座城市都有类似大楼,早年做过电影院、百货公司,现在只剩少数楼层有住户,成为部分废墟、部分住人。像城中城居住的多是长者、弱势人群,“对他们来说,常常都是能有地方栖息就很好了,对于所住地风险高、危险多,往往也认了”。“中央社”称,盐埕区过去是最热闹的高雄市中心行政区,也曾是高雄市政府所在地。城中城作为商用大楼曾风光一时,吸引许多民众前去购物、看电影,但随着商圈转移、市政府也迁走,大楼随之没落,沦为当地人口中的“第一鬼楼”。经济日报网称,城中城屋龄已有40年,7―11楼为住家,一间套房曾百万元(新台币,下同)起跳;没落后店面开始空置,早先住户纷纷搬走,目前以独居老人及经济弱势民众为多,行情一落千丈。今年3月,城中城一户11.57坪(1坪约合3.3平方米)房间交易,总价35万元,平均每坪3万元。台湾房屋趋势中心执行长张旭岚说,这类大楼租金低,居住状况自然不好,“在缺乏管理的情况下,成为死角”。高雄市工务局调查发现,该大楼因商场停业后便未做商业使用,因此不在建管单位列管名册内,无须进行安全申报,以至于无法可管,酿成严重意外。有一个内行人士曾进入城中城数次,他透露7楼以下属于“全然废弃”的状态,内部常年浸泡在污水和废弃物中,倒闭的证券公司内堆有大量易燃物,百货公司则被游民占据,多处有焚烧痕迹,“7―11层的居民,就生活在这样屎尿污水老鼠蟑螂横行的地方”。

火灾发生后,蔡英文14日在脸书称,“向罹难者致上最深的哀悼,也希望伤者早日康复”。民进党籍高雄市长陈其迈晚间6时率领主管两度90度鞠躬道歉,称不会回避责任,将组成调查小组尽快查明肇事原因。国民党主席朱立伦批评道,高雄市政府无视民众对安全危机的举报,结果就是付出人命作为惨痛的代价,“政府没有任何一个借口,可以承担生命的重量”。民众党高雄市党部主委、“立委”张其禄认为,当局和地方都有责任。他说,老旧建筑等问题是城市难解课题,更隐藏消防安全设备、管线老旧等隐忧,加上天然灾害频率变高,发生意外恐成迟早的事,有关部门应该事前积极介入预防,而不是等到灾害发生再来检讨;在当局部分,无法有效抑制房价高涨、炒地皮等问题,造成许多民众买不起房子,城市改造推动不力。

“民进党要负全责”,资深媒体人赵少康14日痛批道,民进党在高雄执政超过20年,难道城中城的消防问题是今天才出现吗?他称,城中城被称为“高雄第一鬼楼”,明知道要求民众自行加装消防设备对弱势住户是无法承受的负担,高雄市政府却只会不断依法开罚。联合新闻网14日称,蔡英文去年曾强调解决不断攀升的危老建筑问题,让台湾的城市能够出现新风貌,是她上任以来的施政重要课题。这张“执政支票”,恐怕已在城中城大楼那把火里烧掉了。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